事如春梦了无痕

【台风衍生】【明台X裴泽】漩涡(现代AU,丧病PWP慎入)

*这是两个神经病的故事

*本文来源于我之前的脑洞→戳我,可以看一眼前因后果

———————————————————————— 


明台遇见裴泽那一天,事先毫无征兆。

 

明小少爷那辆改装超跑刚拐上边道,就把夜店门口排队的红男绿女轰的散开一条路。车陷在人堆里,却没人敢伸手碰上一碰。整个上海谁不知道明氏企业,谁不知道明台小少爷。他姐明镜是上面说得上话的,他哥明楼是明氏董事长,更不要说他那个据说有黑道背景的义兄明诚。而明台又是这三个人捧在手心里的人物。

车停在门口,黑衣保安跑上来毕恭毕敬的拉开车门。副驾驶上先下来一个穿了高跟鞋一米八朝上的姑娘,眉梢眼角漂亮的凌厉,气势逼人。明台跟着从另一边下来,让姑娘挎住胳膊,两个人走红毯似的进了大门。

明台常一起玩儿的那群纨绔早都到了,这会儿已经喝得有些分不清南北。明台看他们有趣,就叫服务生把自己柜上存的酒再拿几瓶出来。他身边跟着的女孩子是新近搭上的嫩模,见他不仅有钱还豪爽,就更是浑身解数都使出来要往他身上蹭,明台灌了她几杯,把她哄去找别人了。

呆了一会儿于曼丽来找他聊天,又坐他大腿又给他点烟的,旁边的人都跟着瞎起哄。于曼丽年纪虽小,却是出了名的资源丰富,以前明台带出来玩儿的女孩子基本都是她给介绍的。她和明台认识的非常早,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旁人以为他俩是老相好,却不晓得他俩其实是同病相怜的病友。

明台从于曼丽身上得到了一点点安慰,可是于曼丽自己也病的不轻,跟他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明台于是又无聊起来,坐在沙发上看夜店里一片群魔乱舞。

 

他就是那时候看见裴泽的。

 

裴泽背对着他倚在吧台边点酒,为了让酒保能听清楚,就前倾着上半身往前够。这姿势让他宽肩窄腰长腿的背影一览无余,西装裤子被翘臀顶起来,弯出两个让人心生歹意的弧度,不容分说的粘住了明台的视线。

明台盯着他看了好半天,等他转过头来。

裴泽拿到杯子抿了两口,微微侧过来的脸特别好看:眼尾又长又翘的大眼睛,挺直如刀锋的鼻梁,薄唇,尖下巴,吞咽酒液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领口解开一颗扣子,明台想象着那口酒顺着他衣服的缝隙滑进去,流过他胸口。

明台握紧了手里的杯子。

裴泽被看了好一会儿才好像有所感知,他的头又侧过来一点,视线逡巡了一圈,和明台对上了。

他上下扫了明台一遍,微微扬起下巴,眯着眼睛勾起嘴角。

他那个样子,是天真无畏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还是炉火纯青水到渠成的勾引,再带着点不可一世的满不在乎,叫人看不透,猜不出,却好奇的如百爪挠心,于是就心甘情愿的掉进他的陷阱里去。

 

但明台说不清他和裴泽谁是谁的俘虏:他们一个引颈就戮,一个坐以待毙。

 

裴泽在他副驾驶上,仿佛浑然天成,就像是无数次明台在清醒的梦境里看见的那样。两个人都没说话,像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默契。

 

明台开着开着车,就几乎要哭出来。

 

他带他回的是夜店旁边五星酒店顶层他长租的行政套房,号称拥有全上海最美的夜景。

不过明台和裴泽都没有心思去看就是了。

从地下停车场上来的电梯里他俩保持着一臂的距离,在走廊里也一前一后,沉默不语。

可等房门在裴泽身后一关,明台就疯了起来。

像是一只蛰伏已久的猛兽终于扑向猎物,他抓着男人的肩膀把他翻了个身,重重撞在门板上,紧贴了上去,硬的发烫的胯间压在裴泽挺翘饱满的臀上,沉重的粗喘涌进身前男人的耳廓里,蜇的对方微微颤栗起来。

裴泽觉得作为一次一夜情来说,明小少爷对他的欲求有些惊人。

就好像,等这一晚等了一辈子那么久。


长微博

AO3

评论(66)
热度(306)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