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下两周一直到十一月会很忙,估计没什么时间写文,当然也不排除我作大死不吃不睡也要更新【xxx

 

估计等我回来这个圈也淡了吧

 

姑且甩两个脑洞玩玩

 


 

脑洞1

 

梅长苏x谢玉 Begin Again 歌曲改变人生 AU

 

这个AU是个电影,我特别喜欢。

 

谢玉是大梁唱片金牌制作人,哦,是前.金牌制作人。

 

三年之前老婆莅阳告诉他原来他养了二十多年的大儿子不是他亲生的,而且现在孩子生父回来了,莅阳就跟他离了婚,追寻真爱去了。

 

莅阳是谢玉的缪斯女神,没了女神的音乐人能好吗。

 

也是不能好了。

 

谢玉很固执的净身出户,从此过上了住小公寓每天抽烟喝酒闲逛装无家可归美其名曰找灵感的日子。然后他在大梁唱片的合作伙伴兼老板虾酱实在看不下去了,要把他开除。

 

内外交困的谢玉跑到路边小酒吧听驻场,结果遇见了梅长苏。

 

妈蛋这年轻人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写歌特么巨好听台风还很稳健,只差一个好的制作人就红了。

 

而且谢玉听了梅长苏的歌觉得对方唱到了他心坎里。

 

他拐弯抹角的接近梅长苏,但是怎么看他怎么眼熟。

 

梅长苏说,哦你是谢玉嘛,梅长苏是我的艺名我本命叫林殊。

 

谢玉觉得五雷轰顶。

 

十三年前,大梁唱片的老板是乐坛教父林燮,他和虾酱跟着林大哥混,但是不满现状的二人联起手来污蔑林燮抄袭,直接把人家赶出了音乐圈,害得林燮身败名裂晚节不保。

 

谢玉说,林大哥……还好吧。

 

梅长苏说,这几年在家休养,倒是身体倍儿棒红光满面,没事儿就在菜园子里种种地骂骂你和夏伯伯,权当修身养性。

 

谢玉觉得真是天道好轮回。

 

两人各自心怀鬼胎,一拍即合,没有钱租录音棚,于是决定出一张以城市各地声效为背景的唱片。

 

乐队成员有谢玉念音乐学院的女儿谢琦【吉他手】,她男朋友卓青遥【鼓手】,梅长苏的好基友黎纲【贝斯】,天才少年飞流【小提琴】

 

键盘手是刚刚从欧洲归国的青年钢琴家萧景琰,他出身音乐世家,是林殊青梅竹马,当年林家遭难,他气不过自己家人居然不施援手,因此远赴欧洲求学,刚刚学成归来。

 

谢玉望着叛逆期的女儿,满眼崇拜的准女婿,跟梅长苏管家一样的黎纲,除了吃就是玩动不动就跑没影的飞流,还有时时刻刻板着脸对他飞眼刀的萧景琰,觉得哪一个都是祖宗,哪一个都惹不起。

 

最可怕的,当属那个唱起歌来疯魔如火,不唱歌却总是阴嗖嗖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梅长苏。

 


 

然后就是鸡飞狗跳打情骂俏的录唱片日常

 

还有蔺晨友情客串在线音乐网站琅琊阁的站长

 


 

脑洞2

 

明台x裴泽 现代AU

 

这个real丧病,不是个爱情故事

 


 

明台是个富二代,每天过着在五万平米的床上醒来……啊串戏了。

 

总之明小少爷纵横上海夜店,每天晚上都包个VIP区,怎么花钱多怎么玩儿,玩儿的都要无聊吐了。

 

这天他正百无聊赖的坐着,周围狐朋狗党跳舞喝酒抱妹子坐大腿,他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忧郁感。

 

于是看见了站在吧台边的裴泽。

 

是个宽肩窄腰翘臀长腿的背影,然后回过头来视线逡巡,和明台对上了。

 

裴泽微微仰起脸眯着眼笑了笑。

 

然后他俩就勾搭着回了明台在隔壁五星级酒店常年包租的顶层行政套房。

 

在电梯和走廊里还人模人样的保持距离,一进屋明台就把人按着撞在门板上,再给按跪下了。

 

滚床单的过程充满了S/M的倾向,什么捆绑+皮带之类的,明小少爷疯起来吓死人。但是裴泽特别乖,哭的满脸是泪还是打开腿由着明台死命折腾。

 

第二天早上明台很早就起来穿西装打领带,揉了揉裴泽乱糟糟的头发说,昨晚辛苦你了,你先睡着,我下午回来带你去吃饭买东西。

 

裴泽爬起来说,不用了,419而已不图你小恩小惠。

 

然后穿着明台的衬衫光着两条大白腿跑去洗澡什么的。

 

明台本来打算直接走,结果还是等他洗完澡出来,跟他说,我真是特谢谢你陪我瞎闹,我得给你点什么。

 

裴泽就笑了笑说,那叫你们旗下xx公司这次招标选我们公司吧。说着又笑了,是,我知道你是谁。至于我昨晚是不是故意的,你猜呢。

 


 

后来明台就破天荒的跟大哥要了子公司的这个项目负责权,上裴泽的公司开会去了。

 

然后就是各种什么会议室啦,洗手间啦,车里啦,到处都干了点什么。

 

明台是那种搞的时候real疯,搞完了又很温柔很甜还会撒娇。

 

裴泽就问他,你把我当谁了。

 


 

原来明台曾经的梦想是当警/察,然后还去上了警校。

 

于是你们就猜到了他的教官是王天风。结果后来王天风去卧底,但是明台不知道,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误杀了他。

 

真是疼的撕心裂肺啊,明台精神崩溃住院治疗了一年多。

 

他曾经特别想死,但是又觉得没脸去地下见老师,活着呢,又不想活在一个没有王天风的世界里。几乎精神分裂。

 

其实他现在也没好,只是为了家人装作正常的样子。

 

明台摸摸裴泽的脸,说,你跟他长得很像,是他年轻个十几岁的样子,只是我没见过。

 


 

反正就是俩神经病没事儿搞搞搞各种玩儿很大的故事。

 

至于最后爱不爱,什么结局,我没想好。

评论(45)
热度(127)
  1. 兵长一米六事如春梦了无痕 转载了此文字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