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伪装者】【台风楼诚】 王老师的四合院 【不!甜!不!要!钱!【你走

*幸福来得太突然不知所措,刘老师真大手

*当明家人和老师住在一个四合院里

————————————————


王天风在北平买的四合院有五间房。

客厅,书房,他和明台一人一间,还有一间储藏室。

明镜来的时候,只拿了一只小箱子,明台鞍前马后的自觉搬进了原本储藏室那一间,把自己采光良好的堂屋让给了大姐。

过了没两天明诚出现在家门口,还带了好些行李和画。

王天风望着这些西洋风景画,很节制的问他,“你觉得和这房子搭配吗?”

“我挂我和明台屋里,王老师不用担心。”阿诚很有礼貌的笑了笑。

你跟着叫什么王老师啊喂!

那王天风同志?

……还是叫王老师吧。

眼神交流结束。

王老师看着阿诚里里外外搬进好些家具,他和明台的小房间根本装不下。

昔日毒蜂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好久不见。”明楼笑的一脸亲切和蔼。

王天风把门摔在了他脸上。

阿诚忙不迭的跑过来打开门让进自己大哥。

“王老师,组织上派大哥来北平潜伏,为和平解放北平出力。”

王天风冷眼旁观明楼偷偷捻阿诚指尖,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王天风在北平买的四合院有五间房。

客厅,书房,明镜一间,明楼阿诚一间,他和明台一间。

王天风很想回老家去给祖坟换个朝向。


明台大概老实了三天。

“老师,老师。”

“别摸!”王天风说话带着点喘,“墙板薄…你哥…你大姐…”接着就是一阵腻腻歪歪的水声,王天风说不出话了。

“老师,”明台声音是真小,凑在他耳朵边上,只往他脑仁里钻,让他浑身发抖,“老师你别出声不就行了?”特诚恳的一笑,“我相信老师。”

王老师果然一声没出。

然而没有卵用。


第二天一早饭桌上。

“明台,大晚上的折腾什么啊,床板响了大半夜。”

明楼才不管阿诚在桌子下面使劲踩自己。

“什么床板?我不知道啊。”明台一脸天真纯洁,“我和老师关灯就睡了,大哥你岁数大了幻听了吧。”

阿诚转而使劲踩明台。

“呦呵,感情你那床板是成精了啊,没人动它,自己跟哪儿叫了大半夜?”

阿诚真急了,“大哥你少说两句…”

明镜把筷子啪的往桌上狠狠一拍,“吃饭!”

明家三兄弟:“……是,大姐。”

坐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面沉如水专心吃饭的王老师,今天也臊的耳朵尖都红透了。


王天风有台自行车。

在北平骑自行车出门是很方便的。

然后明台来了。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带你去看天安门,却是你要骑车带我,你认识路吗?”王天风发誓自己语气里没有威胁。

“我体力好啊,”明台说,“我舍不得老师累着。”

王天风眯起眼睛。

明台强忍着不往下跪,“老师,骑车好玩儿啊,您让我骑吧。”

最后王天风还是侧坐在了车后座上。

明台因为建议他坐车座前面的横梁挨了一顿好打,骑出了胡同胸口还疼着。

“老师,你搂着我的腰呗。”

“不用。”

“掉下去怎么办?”

“……”

“诶老师别打我我骑车呢!翻水沟里去!”


“明台,有平路你不走专往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去你想干什么?”

“我眼神不好,看不清楚啊老师。”

“我就这一台自行车,早晚叫你颠散架。”王天风痛心疾首。

“老师你要是怕颠…你搂着我的腰呗。”明台眼放贼光。

王天风冷笑一声,你以为我识不破你那点小伎俩!

然而最后王老师还是搂住了学生的腰。

春天里的北平城,骑着自行车带着王老师遛大街。

明台心里开出了一朵花。


TBC…也许

评论(58)
热度(411)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