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伪装者】【台风】 三万英尺 (PWP)

十一月底,王天风对明台提出要去瑞士的圣莫里茨过圣诞节。明台花了三秒钟欣喜若狂,认为他的老师终于学会了享受生活。然后他迅速冷静下来一想,问王天风要不要住明家在湖岸的别墅,那房子三面环水,后门就是雪道。王天风跟他说,你在巴德鲁特皇宫酒店订两个房间就行了。

明台叹着气摇了摇头,他就知道王天风是有任务在身。

王天风有什么任务,明台也不问,他只知道老师现下还是在为军统效力。他也没隐瞒自己已经改旗易帜,走了条红色大道。两个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倒像是一对双双在外工作,回家不谈公事的寻常夫妻。

到了圣诞节前两天,两个人上了飞机,准备直飞恩嘎丁机场。

最近战事吃紧,连带着瑞士的局势也紧张起来。这个圣诞节,整个欧洲端的是愁云惨雾,上流社会的莺歌燕舞也暂时停了一停。明台订的头等舱里乘客寥寥,除了他们两人,就是前面隔三排一个面带病容的年轻少妇。

王天风坐在靠走道的位置上,交叠着一双长腿,闭目养神。明台坐在他身边,起先还搭了两句话,后来就没了声音,只是一味的动来动去,坐立难安的,仿佛椅子上生了锥子。他近年来成熟沉稳了不少,成了个独当一面的优秀谍报人员,这么毛毛糙糙已经是很久没见过了。

王天风刚想问他到底怎么了,明台就猛地站起来,一步跨到了过道上,摔下一句“我去洗手间”,就跑了个没影。

王天风起先并不以为意,结果过了将近十五分钟,明台还是没有回来。年长男人不动声色的睁开眼睛,状似无意的探手进西装内袋,摸了一下带了消音器的手枪,悄无声息的站起身来。

另外那一个乘客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应该已经睡熟了。

空乘都在后面的休息区,已经一段时间没出来了。王天风稳稳的向盥洗室走去,一边分析着目前的局面。

他走到盥洗室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他的手很稳,敲门是很有绅士文明风度的缓缓三下,乍听上去三下间隔一致,实际最后一下间隔略长半秒。这是他和明台约好的暗号,用来在危险情况下互通信息。

盥洗室忽然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他听见明台压低了声音道,“老师,我没事…”

王天风皱了皱眉,“明台,你不舒服吗?”

“……有点,我自己能解决。”明台的声音里带着一点低低的喘息。

王天风越发的担心起来,道,“你开门让我确认一下。”

明台有点着急的低声道,“不用了老师,我、我马上就好。”

王天风沉声道,“开门。”

明台不知道在里面折腾了些什么,过了一小会儿盥洗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青年涨得通红的脸上带着薄汗,正期期艾艾的望着他。

王天风四下张望了一下,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行动,推门跨了进去。


AO3

评论(75)
热度(237)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