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琅琊榜】【殊玉】 雪庐之约

这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

谢玉斜坐在软榻上读一卷兵书,听着窗外落雪簌簌,压弯了松枝,盖满了庭院。

雪庐是谢玉亲自设计的别院,厢房地下铺了火龙,此时烧的正旺,屋子里温暖如春。谢玉贪凉,只穿了一件月白的外袍,赤足,披散了发髻。

林殊坐在他脚边的蒲团上陪着他,坐的无聊了,就探身去摸他的小腿。谢玉虽是武将,身姿却不甚魁梧,细长的小腿连着不盈一握的脚踝,被林殊一手握住了。

谢玉被少年将军手心灼热的温度烫的哼了一声,想要抽身,却被林殊期了上来,拦腰抱住了。

“林殊……!”

刚开口,就被堵得发不出声音;想推拒,手被按住十指交缠;外袍散落了一地,青丝垂在后背上,谢玉想去挽,却被撞散了神智。

窗外落雪无声,屋内一室旖旎。


林殊躺在软榻上看谢玉挽发髻,青年的手指纤细修长,如白玉雕琢。因为常年用剑,骨节微微有些凸出,指尖覆着薄茧。

谢玉挽好了头发,披上外袍,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兵书,不期然被林殊从身后抱住了。

林殊道,“你说十年之后,我们会当如何?”

谢玉道,“我该还是这个样子吧,也许会有几个孩子。你嘛,也该是个将军了。”

林殊道,“我说的是我们两个。”

谢玉道,“我……”

林殊手上一紧,抢道,“我还在这里等你……十年之后,我仍在这雪庐里等你。”

谢玉笑道,“好。”

 

林殊与谢玉初见,是在赤焰军的校场之上。

他眼见场中一个面如美玉的青年,白衣白甲,纵马飞驰,弯弓搭箭,百步穿杨。

彼时谢玉是世袭侯爵,长公主的驸马,赤焰军最年轻的将军。

林殊只见了他一眼,就此万劫不复。

 

他再见谢玉着甲,却是在梅岭。

泼天的大火,飞溅的血光里,他眼见白衣白甲的青年将军,面沉如水的斩杀他的同袍,他的亲族。长剑的冷光映着他的眼,他眼里的杀意冷的叫林殊的血也结成了冰。

他穿过千军万马,只想到他面前去。

问他一句为什么。

只是他终究没这个机会了。

 

林殊误了雪庐的十年之约。

约满那天,谢玉摈退了侍从,一个人在雪庐里坐了一夜。

烛火熄了,炭盆凉了,他坐在冰冷的黑暗里,等一场迟迟未到的雪,等一个不会回来的故人。

评论(30)
热度(169)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