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王天风和明台就让我想起这句诗来。

这就是我最喜欢,也是最害怕的一种结局。


若干年后,明台到了王天风的年岁,或者更老,两鬓斑白。

不知道彼时他是形单影只,还是儿孙满堂呢?不知道他会在上海,香港,台湾,或者维也纳?不知道他在飘雪的长街上走着走着,看着和平的景象,听见人们的笑声的时候,回过头去会不会看见老师的幻影?


王天风终将一直是他们初见时的模样。

评论(12)
热度(79)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