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伪装者】【台风】 维也纳二三事

关于早饭

小女仆汉莎发现,她的新主顾明先生,是个真正的少爷出身。

他一周里面有六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有时还要指使自己把早餐端到床上去用,并且会操着流利的德语对煎蛋和面包的味道挑三拣四,做的差了一点,便要揪她的辫子。

真是讨厌的很。

而她的老主顾王先生,她猜他以前是个军人。

王先生每天六点就起床,穿戴整齐的坐在桌前吃早饭,姿势又挺拔,姿态还很优雅,饭后他还要出去跑步晨练。

几乎天天如此。

除了那些明先生让他起不来床的日子。

  
 

关于午饭 

汉莎家务做得好,手脚也勤快,只是饭只会做西餐。

连吃了一个月大肘子蒸土豆之后,明台下决心要拯救自己的胃。

王天风正倚在床头读书,就听见外面走廊上踢踢跶跶的足音,然后自己的房门就被人咣咣咣的敲响了。

明台不等他答应就推开门,把浴袍当风衣似的一撩,像好莱坞电影明星般靠住门框,嘻皮笑脸的说,“老师,晚上好。”

王天风皱了皱眉,“我可不是这么教你的,没规矩。”

明台从谏如流的啪的立正敬了个礼,“报告老师!您今天晚上好吗?”

王天风知道跟他扯皮是赢不了的,就摆了摆手,意思是叫他有话快说。没想到明台关上房门连蹿了几步,像一条滑泥鳅一般跳上床钻进了王天风的被窝。王天风的床是单人床,这是他的老习惯。此时被明台跳将上来,年轻人大半个身子就压在了他身上。王天风条件反射的想把明台打下去,手还没抬起来,就被明台当胸抱住,脸也埋进了他胸口里。

王天风心软了,手也垂了下来,任由他抱着。

明台仰起脸来,下巴搁在王天风左边倒数第三根肋骨上,眨巴着眼睛说,“老师,我们请个厨子吧。”

王天风皱了皱眉,“人多眼杂,你真当我们是在这里过日子的吗?”

明台哭丧起脸,“老师,我想吃点好的!”

“明家小少爷还真是讲究。”王天风不冷不热的拿话刺他。 

明台把嘴撅起老高,简直能挂两个油瓶,脸也歪到一边去,打定主意不再理会王天风。只是他手上还紧紧抱着王老师,对方身体的热度透过睡衣源源不断的传来,把明台舒服的像只餍足的猫,本来是想给人甩脸色的,过了一会儿竟睡着了。 

等明台醒来,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他还躺在原处,床上却只留他自己。他心想莫非是抱着老师睡了一夜?怎么就睡的这么死,一点都没记忆?简直懊恼的要撞墙。

等他东摇西晃的出了房门,就闻到一股饭香。明台噼里啪啦的奔下楼,冲到厨房里一看,背对着他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的,不是王天风是谁?

明台道,“老、老师,你...”

王天风道,“你不是想吃点好的吗?”他瞥了一眼明台,又垂下视线,“我也不会做什么好的,不过是些家常菜色,你凑合吃吧。

明台问:“老师怎么会做饭的?”

王天风把菜端上桌,又解下围裙挂好,给明台和自己盛了两碗米饭,摆好了碗筷,一边道,“之前在上海潜伏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就学会了。”

明台想着王天风在上海的日子,在外面他是毒蜂,一个叫敌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可他回到家里,却是孤灯冷灶,形单影只,他一个人在上海昏暗的天光里孤独的生活,转身还要披挂上阵去枪林弹雨里穿梭。

他真的不知道王天风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王天风坐好了端起碗来,才发现明台还是站着没动,便道,“站着做什么,过来吃饭。”

待到明台真的乖乖端起了碗筷,他又道,“吃不惯的话...明天还是给你请个厨子罢。”

明台却饿死鬼投生似的囫囵吞了一大口菜,含糊不清的说,“不,老师你做的真好吃,老师你以后一直给我做饭吃好不好?”

王天风干吃了两口米饭,攥着筷子的手指紧了紧,便点了点头,“....好。”

评论(26)
热度(174)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