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莫要关注我了,这个号应该不会再用了。

【老九门】【一八】悠悠

算是三篇的第二篇,然而第三篇我很可能根本不会写,前情戳我

——————————————————————————

*私设齐八爷字越霖

*CP是一八,副四


火车在北平进了站,齐铁嘴把一双手从张启山怀里拔了出来。

包厢外的走廊上,开始有收拾东西的,搬行李的,打招呼的,人多了,难免眼杂。包厢里面,张副官在对面坐着,垂着漂亮的眉眼,兢兢业业的剥着一只橘子。

虽然坐的是特等车厢,但是架不住一路往北,齐铁嘴说了一句冷,手就叫张启山揣在怀里捂了五站地,叫他臊的从手指尖一路红到了头顶上。

三个人随着人流下了车,就有新月饭店的人迎上来。来人是个个子不高,面色白净俊俏的小伙子,自称是司...

【麻雀】【苏唐】沉疴(原著向,雷慎入)

Warning:监禁,non-con,主要角色死亡


扁头对陈深报告说,他们走之后,苏三省狠狠地踢了唐山海的头。唐山海本来还在气若游丝的哼着歌,那一脚下去,就只见鲜血飞溅起三尺高,毛毛雨一样落在树干和枯草之上。

陈深其实是不忍听得,异姓同志的牺牲并不会使人更少难过,更不要说是唐山海那样的人物——你何曾见过他不是熨帖优雅的样子?

所以陈深不知道,他的这位手下,其实是个编故事的高手。

他也并不知道,这位手下受了黄鱼和诡辩的双重蛊惑,跟他前后脚离开了活埋坑,并尽心尽力的替苏三省描绘了一幅未曾发生唐山海的晚景。

因此陈深也就不知道,当初苏三省说:唐先生,我仰慕你很久了,并不是一句客套。...

麻雀的原著太难看了

我原先以为谍战上海滩已经很难看了

哪知一山更比一山高

【老九门】【一八】恍恍

*原著背景的AU【】全是二设

*甜虐都有吧,还有点肉渣

*严重OOC


张启山总能记得老八在新月饭店对他说的话。

“佛爷,”老八叫了他一声,待到他视线投过去,却又不说话,只是划了一根火柴,点着了面前的煤油灯。窗子外面疾风骤雨,夜色浓稠,窗子里面只有老八眼前那豆大一点灯火,晃在他镜片上,饶是张大佛爷目光如炬,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我早先就对佛爷说过,齐家小门小户,就算散尽家财,也抵不上佛爷点半盏天灯;更兼人丁散落,我又是独子,形单影只,无所依仗。还生的这幅书生样子,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上阵下斗,皆是拖累——虽说我齐铁嘴,倒是有这得意的祖传风水算学,可以断阴阳,窥天机……可惜,你却不信...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