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如春梦了无痕

莫要关注我了,这个号应该不会再用了。

【老九门】【一八】悠悠

算是三篇的第二篇,然而第三篇我很可能根本不会写,前情戳我

——————————————————————————

*私设齐八爷字越霖

*CP是一八,副四


火车在北平进了站,齐铁嘴把一双手从张启山怀里拔了出来。

包厢外的走廊上,开始有收拾东西的,搬行李的,打招呼的,人多了,难免眼杂。包厢里面,张副官在对面坐着,垂着漂亮的眉眼,兢兢业业的剥着一只橘子。

虽然坐的是特等车厢,但是架不住一路往北,齐铁嘴说了一句冷,手就叫张启山揣在怀里捂了五站地,叫他臊的从手指尖一路红到了头顶上。

三个人随着人流下了车,就有新月饭店的人迎上来。来人是个个子不高,面色白净俊俏的小伙子,自称是司...

麻雀的原著太难看了

我原先以为谍战上海滩已经很难看了

哪知一山更比一山高

窝的好基友咕咕太太送给窝的图!喜极而泣呜呜呜太开心

太太没有撸否她的主页请走→AO3

王家三兄弟之人间

*本文故事发生时,设定裴泽是大一,王天风二十七八,谢玉三十四五

*全员大写OOC,慎入


裴泽经常觉得自己是捡来的。

他大哥随母姓,他二哥随父姓,只有他两头不沾,随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老战友,姓裴。

据说老战友当年在战场上救了他家老爷子一命,自己却死了。这老战友不仅是长房长孙,还是独苗,于是老裴家绝了后。他家老爷子这么多年已经找不到那家人,后来他出生的时候,就执意要他姓裴。

我为什么要为了老一辈的自我安慰而被搞得像是路边捡的买炭送的?裴泽少年时代仰望夜空思考人生的时候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

算命先生总说名字能决定命运,在裴泽这里好像有了点应验。由于名义上老王家和老谢家都管不了他...

© 事如春梦了无痕 | Powered by LOFTER